老人玩具为何“玩不转”

老人想找到一件称心又称手的玩具并不容易。想将老人玩具做成一门像样的生意,更需披荆斩棘。想要老有所“玩”,到底难在哪里?记者探访了国内首家线下老人玩具店。新华社图片

北京通州区杨庄路街道有家“老有所玩”玩具店,这是国内首家只卖老年人玩具的线下店铺。

与预想中逼仄的杂货店不同,掀开门帘,一个近200平方米的敞亮空间展现在记者眼前。近十个多宝槅上,摆满了20多个种类、700余种玩具。从简单的木槌打地鼠到复杂的九连环、鲁班锁,从几元钱的恐龙拼图到近千元的空灵鼓,面对不同顾客提出的需求,销售人员总能像变戏法一样从不同格子里找出合适的玩具。

“60岁左右的老人是比较主力的散客人群。当他们逐渐体会到步入老年后的孤独无聊后,开始给家里八九十岁的长辈买一堆玩具作为整天待在屋里的消遣。”销售人员说。偶尔也有年轻人来这里挑玩具给老人当生日礼物。

记者环顾整个玩具店发现,这里被划分为“签到区”、“体验区”、“娱乐区”,更像是一个老年活动中心。在这里,老人们既能学着拆解传统玩具九连环、华容道,也能坐在吊篮藤椅里看看绿植,还可以伴着收录机唱个经典老歌。为此,有人将这里形容为“老人的解忧杂货店”,甚至“老年星巴克”。

彩虹叠叠乐、木槌打地鼠、钓鱼抓虫……记者注意到,占据“老有所玩”玩具店黄金位置的许多玩具都是常见的幼儿玩具。这是否意味着老人玩具只是概念?“开店前,我跑遍了北京和全国3000多家玩具厂商,结果找不到一家专门针对老年人设计玩具的玩具厂。”

“一块钱成本的东西,做成儿童玩具,卖二三十元都有家长买单。但做成老人玩具,哪怕只卖2元钱,老人都可能再砍5毛,我们哪有动力去做这个事情。”一名玩具厂家代表告诉经理宋德龙。

无奈,宋德龙只能自己动手筛选甚至改造老人玩具。以诸葛孔明棋为例,珠子小的容易一推就跑不好拿,插孔太浅的容易倾倒不好操作,他淘汰了好几款同类产品才找到满意的产品。同样,记者注意到,为方便老人推动,店里的华容道也是加大版。

老人玩具这门生意并不好做。“光是店铺租金一个月就是2万多元。”宋德龙为记者算了一笔账:“算上其他成本,我平均每天至少要进账3000元才能打平。”可店里的散客远撑不起店铺所需的流水。“一个铁皮青蛙哪怕卖5元甚至6元,可单价还是上不去。人均不过百的消费,对于店铺的支出来说仍是杯水车薪。”

更现实的是,很多老人愿意来店里玩玩具,却舍不得花钱买走。有些买了玩具回家的老人告诉宋德龙,他们一拿回去就被家里的孙子、孙女抢走了。“作为长辈,我肯定不能和小孩抢玩具。”为了缓解店铺的经营压力,宋德龙一度推出了会员卡模式,月卡100元,年卡500元,没想到却让之前人声鼎沸的店铺一下子变得门可罗雀。

宋德龙只好去寻找更多的收入来源。开业后不久,各路采购商、加盟商、投资方都向这家玩具店抛出过橄榄枝,然而实际合作并不顺利。“所有人最关心的都是零售如何赚钱、模式如何推广、投资回报率是多少、最少多久能回本。”面对这些问题,宋德龙很难给出明朗的答案。“我还是想先做好筛选、研发适合老人的玩具这一步。”

好在有银行、物业、福利院、老年公寓等机构的团购订单、节目冠名及社区活动带来了可观收入,让店铺从第六个月开始实现每月盈利,还有了一个加盟店和一个代销点。

老人玩具市场的破局,不仅属于生意范畴,更是一个社会命题,需要系统性考虑和观念整体推进。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李佳表示,要鼓励老龄群体破除旧的思想观念,主动地玩起来。

“更重要的是要为老龄群体的玩创造条件。”李佳认为,老人玩起来,不仅需要玩具,更需要玩伴,需要适合玩的场所。“如果说老人玩具产业有盲点,那么盲点恰恰在玩伴和玩的场所。日本的社区超市里,为老龄群体提供的并不只是商品,还有老龄群体之间的交往互动。”

“玩具”不如“玩聚”。宋德龙也在紧锣密鼓地落地户外老年玩具乐园这一计划:透明的泡泡球全景小屋里空调、小桌、席垫一应俱全,可供四个老人凑一桌玩各种玩具。“我也在和养老场所、公园景点等谈合作,希望能打造户外整体老年玩具乐园,让老人能像玩健身器械一样,在其中体验玩耍。”

Author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